从平淡婚姻品出幸福的滋味

发表于: 2004年12月06日      点击: 926      文章来源:

  那天,一个朋友的散文要拍成电视散文,开拍的那天,我决定去凑凑热闹。拍摄现场并不像电视散文那样美,乱成一锅稀饭。天公又不作美,刚拍了几个镜头就开始下起了小雨。我本是拍摄现场的看客,这个电视散文对我来说除了热闹,其他的与我没有多大关系,于是接过朋友递过来的伞,站在一旁看着现场的人雨大战。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女人,30岁模样,小巧玲珑。和我一样,她只站在旁边看,但看起来比我更关心拍摄现场的点滴变化,偶尔对着现场喊上一两声,并明显地带有焦急的神情和语气,间或看一眼旁边的我,因为陌生,也没有说话。

  雨大了起来,我们的伞开始流下几条线形的水。女人举着伞就往旁边的一辆车里跑,刚跑出去几步,又回来,问我:“你现在没有任务吗?”我有些惶惑地摇头。她又说话了:“那就去车上躲一躲雨,该你上的时候你再上。”于是,我跟着她上了她的车。

  在车上,她问我担任什么角色。我不能再隐瞒下去,告诉她我什么角色也不是,来玩的。就这样,几句话过后,我知道了她是负责这次拍摄的公司的老总,叫姜卫。交谈稍微顺畅一些后,我试着发出了采访的邀请,她居然同意了,只是说,不管怎么样,采访只能进行到雨停的时候。幸好,那场小雨一下就是一个上午,促成了这次完整的采访。

  姜卫虽然揽下了这次拍摄电视散文的生意,但她不是标准的文化人,而是一个生意人。1994年,姜卫从河南商学院毕业回到成都,并带回一个胖子男朋友,父母不喜欢这个叫文森的书生,说他太胖,个子很高却不威武,两个肩膀还很瘦削,不像个担家立业的男人,但姜卫喜欢,于是决定和家人把一出对台戏唱下去。她很快地和文森结了婚。姜卫的父母一气之下,一分钱也没给姜卫,更不要说遮风挡雨的房子了。

  姜卫和文森结婚之后,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四处找房子。那时两人都在一家小公司上班,生活非常拮据,在找房子期间因为砍价太凶,常常被房主奚落。1995年,姜卫和文森搬过三次家,姜卫说当时感觉他们两口子就像两只被人撵得满城跑的耗子,辛酸又无奈。不过两人的脸上从没少过笑容。1995年最后一次搬家已经是腊月初三了,白天要上班,搬家的事情放在晚上,风飕飕地吹,两个人在放满家具的汽车大箱里抱在一起,一起裹在一件大衣里。或许都想安慰对方,两口子都找一些笑话来逗对方,车厢里全是笑,感觉世界美得不得了。

  “我和文森都是比较浪漫的人,都爱幻想,那些穷酸而悲凉的日子当时一点也感觉不出穷酸和悲凉。可能有的人觉得这种日子简直没法过,而我们反而活得很愉快,加上当时的确有一种和父母斗的心理,浪漫的我们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胜利者。有人觉得结婚就是男人和女人住在一起,我认为这没什么错,但因为穷困,我和文森的生活却比住在一起多出了很多细节,这些细节给了我们充实的感觉,几乎不知道什么是平淡,可婚姻生活毕竟是平淡的,在我们的生活稳定下来之后,平淡就如期而至了。”

  因为工作卖力,姜卫和文森很快得到公司的器重,1997年,两人进入了公司的管理层,物质生活水平从那个时候开始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1998年,两人买下了自己的房子,虽然只有60平方米且是城市边缘的二手房,但毕竟成了房主。有了一个安定的窝之后,同甘共苦的日子便成为了过去。每一个早晨几乎都出现这样的情景,姜卫推醒文森,吩咐他起床弄早点,虽然卖早餐的就在住家附近,但文森总是在醒来之后奇怪地看姜卫一眼,然后说句“你去买”又倒下睡得心安理得,这事往往以两口子空着肚子去上班了结。钱越来越多,人越来越懒,但吵架的次数不知不觉地在增加,后来发展到下班后两口子都窝在家里打游戏,直到实在饿得撑不下去,才一前一后走进馆子应付肚子,回到家里也没有言语,除了睡觉真的没有了其他内容。平淡,淡得让人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半年,姜卫终于败下阵来,饭归她做,衣归她洗,她变成了主妇,当日子平淡得两人都看不下去时便吵架,吵完之后品出来的还是平淡。

  “那些平淡日子让我看淡了婚姻,甚至产生过离婚的想法。既然生活要无可挽回地平淡,我只好认了,于是开始有了点主妇的样子。姐妹们说我这是向文森打了白旗。我听了也就是一笑,打白旗就打白旗吧,否则日子就没法继续。我还看到了文森的毛病,懒惰,人也越看越难看,简直怀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他,而且还要陪他过那些耗子般的日子,可文森这些客观存在的毛病是我当初绝对不愿意承认的,而且从来没有想到过后来生活的平淡。细细思考了很多日子,总算看穿婚姻它本来就是一种平淡的选择,我很好强,在工作上很少向谁低头,可这一回我的对手是生活,我到底不是生活的对手,哎,承认平淡、适应平淡吧,否则只有不活。积极点,可能会冲淡一些日子的平淡。这就是我最终举白旗的理由。”

  话虽这样说,但姜卫的确产生过冲出平淡生活的想法,而且生活也给了她这样的机会。2002年,姜卫和一高中同学在网上意外相逢,互相交换了一下对婚姻生活的体验和理解之后,姜卫居然觉得两人的感悟在一个点上是相通的,一种好久不曾有男女之间的默契重新回归。先是好感,然后就是电脑的显示屏上不断跳出一些亲昵的语言。那段时间,姜卫觉得生活真是阳光灿烂,对文森的态度也多了些激情。不久,这位当年并没有让姜卫产生过任何幻觉的同学要来成都找她,虽说是借出差之便,可姜卫明白那其实是一个美丽的借口。不过,看出对方的醉翁之意的姜卫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同学”到达成都已经是傍晚了,一起在谈笑中吃过晚饭,两人去锦城艺术宫听音乐会,从锦城艺术宫出来,两人都不说话了,对这个晚上,两人似乎都失去了把握,但具体的内容都等着对方去规划,然后再去接受。在街上无语地走过一程又一程之后,高大的同学突然叫住了姜卫,对视一阵之后,姜卫的热情鬼使神差地陡然冷却,只说了句“不要送了”,之后就钻进了的士,再度回到她的平淡生活。

  “实话说,我那天晚上是有所期待的,在一切期望即将实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和丈夫在一起的一个晚上,情景大致相同,尽管现在我们比较平淡。所以我就想,意念中的一切不平淡去实施之后都会归于平淡,尽管激情和浪漫会演绎出无数不同版本的故事,但殊途同归,最终都是趋于平常与淡漠。既然都逃不出同一个俗套,丢掉责任去领受一些本不该有的浪漫与激情,就太不值得。与其为冲出平淡去受伤和伤害别人,还不如去习惯、经营好已有的生活,努力之后,或许就是幸福。”

  姜卫最后一脸平静地告诉我,和文森的婚姻生活依然平淡,但他们都已经从中咂摸出了滋味。这种滋味,或许就是幸福。




来源: 成都晚报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