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把艳遇修成正果

发表于: 2009年04月29日      点击: 613      文章来源: 大庆晚报

  陆离刚进家门,就撞上了白兰热切的眼神,带着殷勤,带着怯懦,但是陆离轻蔑地笑了。白兰什么都知道,但她不说破,无非是为了这套房子。陆离想,她一定是恨他的,因为他已经很久没与她亲热了。

  白兰看过他的博客,看过他在网上的征婚,登录过他的MSN,甚至还约过那些他认为条件比较好的女人。在MSN里,白兰给其中一个女人打了95分。

  她把这些事情赤裸裸地发到一个人气很旺的论坛上,以为他永远也不会看到。

  她说:“如果离婚,我将一无所有。”陆离想,她一定是怕失去房子,因为房产证上只写着陆离的名字。

  他看着她忙前忙后地伺候着自己,心里的厌倦一层一层地升了上来,他甚至觉得自己早就应该厌倦她。他厌倦她的洁癖,厌倦她洗东西时哗哗的水声,甚至厌倦她擦地板时的专注。

  她那样认真地擦着乳白色的地板,像给没满月的婴儿洗澡。他更加深刻地察觉到她的用心——她对这套房子,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

  这时,和沈佳妮在一起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穿梭。晒被子、弹古筝以及一夜销魂。陆离觉得,沈佳妮无论是当老婆、情人,还是性伴侣,都有那么点味道。

  他拿起手机,开始给沈佳妮发短信。他假装看不见白兰幽怨的眼神。

  但是陆离想错了,当他发出召唤的时候,沈佳妮并没有即刻出现在他的眼前。

  她先是不回复陆离的信息,等陆离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她又冷冷地说自己不舒服,改天再聊。她的口气像打发一个无聊的人。

  陆离拿着手机,身子僵了僵,但还是优美地保持住了那个造型。他假装语气亲昵,假装对方也语气暧昧,他不想让自己的尴尬落到白兰眼里去。

  他用余光看到白兰的目光由疑惑一点点变得冰冷,如同这冰冷的床,冰冷的墙,冰冷的婚姻。

  起初他们不是这样的,陆离也不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最开始,他只是厌倦,厌倦毫无变化、死水一潭的婚姻生活。白兰不爱读书,也不爱说话,他们之间没什么交流。偶尔说说话,也是陆离在说,白兰心不在焉地听着,一会儿去关门,一会儿去关窗。时间久了,陆离便失去了讲话的热情。

  他第一次出轨,是和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领导要他照顾她,一来二去,他就把她照顾到了床上。

  那时,他跟所有老实男人一样,对白兰是心存愧疚的。后来,那个女大学生开始找各种借口疏远他,最后辞职消失,临走时她告诉陆离,白兰曾经找过她。

  他回家的时候,撞上的也是白兰热切而带着怯懦的眼神,心里就有了莫名的恨意。他宁愿她和那些傻女人一样,不依不饶地闹个天翻地覆,而不是像巫婆一样,在背后使阴招,让一切消失得莫名其妙。

  他讨厌她的心计,讨厌她不动声色地掌控着他的生活,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

  她伤害了他的尊严。

  然后,陆离提出了离婚,仿佛要挽回面子似的。白兰同意了,条件是他必须给她一个拥抱。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会吝啬,只是有些敷衍。

  他没想到白兰会自杀。就在那天晚上,她手腕上那道决绝的伤痕吓住了他。它像一面旗,凌厉地横在他们的婚姻当中,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陆离不再提离婚,但是自此之后的每一天,他都恨不能逃离这桩婚姻。

  沈佳妮突然出现了。

  她毫无风度地追一辆车子,经过陆离身边,最终在距他10米远的地方停住,蹲下,把头深深地埋下,发出崩溃的哭泣。

  陆离的心突然软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疯了。他搞不清自己的动机。

  沈佳妮像谜一样牵动着他,他忍不住做了生平最不光明正大的事,跟踪她进了酒吧,看着她买醉。

  那个被酒精浸泡的女人,让陆离心疼。他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点点地逼迫他,让他不得不怜香惜玉。

  当沈佳妮喝得烂醉、被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带出酒吧时,他突然像小青年那样扑了过去,勇气在他胸腔中疯狂燃烧,即使这样做的后果是在肚子上扎个啤酒瓶子,他也顾不得了。他第一次那样接近女人的忧伤,熟悉而心痛,让他奋不顾身。

  场面混乱,他不知道身上沾染了谁的鲜血,他只听到沈佳妮的尖叫,他为此无端地感到亢奋,竟一点也不觉得疼。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一瞬间,他听到了警车由远及近的声音。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沈佳妮站在床边,面若桃花地看着他。他想,这个时候他只要勾一勾手指,就能有一场春暖花开,可是他倦了,把头转向另一边,假装很累的样子。而沈佳妮的情绪,却刹不住车了。

  她向他说起她冰冷的婚姻,冰冷得像一堵墙。这句话触动了陆离。

  他没有对她说,其实他这样卖命地打架,并不只是为了她。婚姻太压抑,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宣泄。在沈佳妮追车、他打架的过程中,他突然理解了白兰的自杀。有时,一个人心痛到了极点,是需要更多的疼痛去掩盖的。

  几天后,沈佳妮把陆离带回了家。

  她亲自给他熬银耳燕窝汤补身体。沈佳妮做饭特别好吃。

  沈佳妮穿着风情万种的黑色花纹蕾丝内衣、内裤。内裤只是一小块布,看得陆离口干舌燥。

  沈佳妮提议先来一杯红酒。陆离身上的火一接触到酒精,就腾地燃烧起来。

  沈佳妮突然说,要不是她老公长时间的冷漠,那天她是不会去酒吧的。她还说,她发现老公在外面有奸情。听到这里,陆离身上的热度开始渐渐退却,他有点心慌,有点焦躁,只想早早结束这场艳遇。

  因为他想起了白兰。他想,他也冷落白兰很久了,从身体到感情。他突然开始担心:白兰会不会也在其他男人的怀抱中寻求平衡?

  一切结束之后,陆离找了个理由,穿上衣服匆匆赶回家。

  一路上交通状况出奇地好,没堵车。陆离买了菜,他想认认真真地做一顿饭,也许一切都会有个新的开始。

  陆离回家的时候,甚至哼起了小曲。他愉快地看着电梯的数字跳到“20”,心想一定要抢在白兰之前,先给她一个微笑。

  但是白兰不见了。往常这个时候,她一定在家里。

  陆离到处转了一下,发现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他记不起以前家里是不是这样的,他觉得心慌,觉得屋里太空。

  他拉开床头柜,查看安全套,随即又觉得自己很可笑。

  陆离颓然地坐在地板上。他忽然想起白兰经常发帖的论坛和她的博客。他几乎扑到电脑上,逐条查看,认真地看,想从字里行间找出蛛丝马迹。

  陆离终于在白兰的博客里找到了一段很简短却又很深情的描写,其中有一句是这样的:我希望他能将我抱得更紧。这段文字当时就把陆离刺激得几乎跳了起来——白兰果然出轨了!陆离这么愤怒,是因为尊严,一个男人的尊严。

  屏幕上的字仿佛急剧地跳跃起来,陆离体会到了天塌地陷的感觉。当他意识到地震的时候,本能地跑出去,又回来拿手机。他的第一反应是给白兰打电话。

  当他一边拨号一边顺着楼梯往下跑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白兰。楼道里的人都往下跑,只有白兰往上跑。她手里还抓着一把葱,目瞪口呆地看着陆离。

  当他们撤离到安全地带的时候,白兰突然抱着陆离哭了起来,她说:“我感觉你在楼上。”陆离抱紧她说:“你真傻!你跑到楼上就能救我吗?”

  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懂得对方。陆离终于明白,之前白兰对他的追踪和管束,原来是因为爱他。他问起博客上的那段文字,白兰说:“那是纪念我们的上一次拥抱。”陆离突然想起,上一次拥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们当时打算拥抱之后就离婚……

  原来,白兰说的“一无所有”,不是怕失去房子,而是怕失去他。

  陆离还想,尽管他所在的城市只是虚惊一场,可是有多少感情将要被重新改写?有的夫妻,也许非要震一震,才能看清彼此的心,才能知道,有的时候不是不爱,只是因为彼此太熟悉而察觉不到。

  而那些看似妖娆的艳遇,也要震一震,才能让当事人看清迷局。

  谁能把艳遇修成正果?此时,修成正果的只有婚姻。

  陆离想起了沈佳妮。他真心地希望,她和她的老公,也能有个完美的结局。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