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婚姻另一种模式:丑女配俊男

发表于: 2009年01月18日      点击: 523      文章来源: 新浪女性

  她和他是幸福的一对,她从没意识到他们是“丑女配俊男”,直到外人的议论传到她耳朵里。为了他们的爱情得到公婆的认可,她付出了很多,他回报她更多。她幸福地说:有这样的丈夫,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玉茹(化名)很朴素,看上去就像个学生,短短的头发,鼻梁上架着小小的眼镜。一见面她就自嘲地说:“我长得很丑吧?”

  这样的开场白让我很吃惊,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她一下,我想,她所说的“丑”一定是指眼睛,原来,她的眼睛斜视得比较厉害,如果不是这点缺憾,她其实是很清秀的女人,尤其是那白里透红的皮肤,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

  玉茹一边自嘲自己“丑”,一边拿出两张照片骄傲地说:“我虽然长得丑,可是我丈夫很帅,女儿也很漂亮。”照片上她的丈夫正逗着女儿,他丈夫确实称得上帅气,女儿也很漂亮。

  我“算计”来一个英俊男友

  我和天明(化名)是中专时的同班同学。我很喜欢跟他聊天,他也很喜欢找我聊天。因为年轻,所以自信,当时我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不漂亮。天明是个很帅气的男生,虽然他在同学面前总是对我很冷淡,私下里却对我极好。我从来没有深究过我的外貌配不配得上他这类问题。

  最后一个学期,我在汉口报名上了一个夜校班。有一次学校放学很晚,我回到宿舍时,同学们都很关切地问我怎么回事,一些男同学甚至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我这才知道室友因为我回来较晚,太紧张了,差点就闹到学校报案说我失踪了。但令我很失望的是,天明竟没有过来,第二天见到我时他也没有特意询问的意思。

  下课后,我找到他,他仍旧酷酷的样子,我突然涌出一股酸楚,冲他莫名其妙地发了一顿脾气。想想自己也是幼稚,我们只是关系比较亲密的同学,互相之间并没有承诺过什么。就这样,那天晚上我真的玩起了失踪,跑到汉口亲戚家过了一夜,谁也没告诉。

  哪知第二天一大早我在汉口的轮渡口等船回武昌时,竟遇见了天明。我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一把拉过我上了船。他一直沉着脸不理我,他的表情里有掩饰不住的焦急和担忧。我不敢做声,但我心里真的很开心,我知道他是在意我的,我庆幸自己想出了玩失踪这个成功的小小伎俩。通过这件事,我们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玉茹停顿了一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同学们知道了这件事后,都说我有心计,肯定是我‘预谋’好了的。到后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了。”

  “你再怎么计划,如果没有天明对你的感情基础,那也成不了啊!”

  听了我的话,玉茹很开心地笑了,她一笑,露出两颗虎牙,很可爱,很孩子气。

  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开心,我和天明经常到江边的沙滩上去玩,我们在沙子上写上各自的心里话,然后互相看着,念着……和所有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我们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对。

  不在乎“丑女配俊男”的议论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外貌配不上天明,是在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女友一起去的。那个女友很漂亮,天明的父亲对她极热情,对我则不仅是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极度冷漠。回家之后,我大哭了一场。

  返校后,我才发现身边早就有很多关于我们的议论,只是我平时傻乎乎的没注意到:说我长得丑,根本配不上天明;说天明是因为可怜我才和我在一起……

  19岁的我根本承受不起一丁点的流言飞语,联想到天明总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对我表示亲热,一种巨大的委屈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流着泪向天明提出了分手。他很意外,坚决不同意,他说:“我知道我爸对你不够好,但那是因为他不了解你,不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们一定能得到他的认可。至于外人的说三道四,随别人怎么说,不要理会就是了。爱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不再对天明的爱表示怀疑。

  为了我和天明的爱情能得到他父母的认可,我经常找机会去他家,目的只是让他的父母能够了解我:我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我爱着他们的儿子。在天明家,我从来没闲过,洗衣做饭、端茶倒水,甚至去地里插秧。在家我是幺女儿,爸妈和哥哥都很宠我,这些家务活我几乎从没做过,一开始很不习惯,但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什么苦都可以吃。

  我的这些努力似乎并不奏效,天明的父母仍然对我不满意,尤其是他父亲,觉得我既没钱又没貌,跟他儿子实在不般配。但我毫不气馁,因为天明一直都在鼓励我、支持我。渐渐地,天明的父母对我不再反感了,虽然谈不上很喜欢,也能勉强接受了。

  玉茹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为了爱情连女孩子的自尊都不要了!”没等我回答,她又笑道:“幸好当时年轻不怎么懂事,不知道发脾气使性子,只知道我一定要想法子和天明在一起。”

  毕业后,我在武汉找了份工作,天明也找了份印刷厂的活。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了,感情也更深了。我已经完全习惯了街上人对我们的指指点点。甚至面对同事的疑问,我也能坦然面对了。经常有要好的同事直言不讳地问:“玉茹,你长得又不好看,怎么会有那么帅的男友啊?他究竟看中你哪一点呢?”我总是打趣:“上天没有赐予我美丽的容颜,所以赐予我一个英俊老公,这就叫公平啊!”

  他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2000年元旦,我和天明结婚了,他父亲送给我们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虽然简陋,但我已经很满足很感激了。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久,女儿出世了。虽然我们的工作很辛苦,挣的钱也很少,但一家人过得很幸福。难得的空闲时间,我们会手牵着手去江滩散步,好多认识我们的人都很羡慕。

  美中不足的是,我们都没有时间很好地照顾女儿。天明上班的时间是12小时,我工作的地方离家很远,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后来只好请天明的妈妈过来照顾。哪知道老人对我没生男孩有些想法,为此经常会有些小摩擦。后来,我只好让我妈帮忙照顾孩子。对这些事情,天明也很抱歉,但我知道他已经尽力了,所以我从不怪他!我女儿出生时,他父母因为嫌我没生男孩没有及时到医院来看我和女儿,他还批评了他父母。

  我想也许是我们太幸福了,连老天都妒忌了,便给我们制造一些麻烦。我女儿两岁时,我妈妈生病住院了,癌症晚期。祸不单行,哥哥的孩子又得了肾病,每个月都要花700多元钱做化疗。我父亲的退休工资少得可怜,母亲的病就只有靠我和天明想法子了。我们俩的工资都不高,基本上没什么积蓄,天明只好硬着头皮找他爸爸借了5千元钱,全部用来给我妈治病了。

  天明还借上晚班的便利,每天都在家里给我妈妈熬汤,然后送到医院去,一天下来只有四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他从来没有怨言。医院里几乎所有人都说我妈妈好福气,养了个这么孝顺的儿子。妈妈解释说他是女婿时,他们都很惊讶。

  在天明的悉心照料下,我妈妈的病有所好转,她知道我们经济上很困难,就坚持出院了。为了方便照顾,天明坚持让妈妈住到了我们家。但妈妈身上的癌细胞还是在无情地继续扩散着,看着妈妈疼得满头大汗,忍不住痛苦地呻吟的样子,我们心里都很难受。但妈妈说什么也不肯再进医院。有些亲戚也无奈地说已经是癌症晚期了,进了医院恐怕就只能费钱了。但在天明的耐心劝导和强烈坚持下,妈妈再一次住进了医院。

  我们卖掉了房子,我建议天明将卖房的钱还给他父亲,但他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减少妈妈的痛苦,把所有的钱都用在我妈的治疗上。和上一次一样,天明仍旧天天熬汤,天天“医院—家—单位”三点一线来来回回跑。

  在医院里,天明毫无顾忌地给我妈洗脸、擦身、洗衣等等,妈妈经常感动得泪流满面。

  天明叫“妈妈”叫得那样亲切自然,照顾得那样贴心周到,很多时候让我都自叹弗如。我妈常说:有这样的女婿,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

  “有天明这样的丈夫,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玉茹的声调很平静,但我能感受到她掩饰不住的感激与感动。是啊,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爱情不是秀给别人看的

  生活中经常会见到“丑女配俊男”,我的同学、朋友中就有这样的,往往还幸福得令人羡慕。年轻时我曾在心中暗生感叹:他长得那么英俊,为什么不找个漂亮点的女朋友呢,那岂不是锦上添花?他们结合生出来的孩子该是多么漂亮啊!现在想想,年轻时的这一想法是多么幼稚!

  爱情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吧,有时候,仅仅是她的声音,她的笑容,某一刻一下子就打动了你,虽然她并不一定如《诗经》中描写的“窈窕淑女”,他也会为她“辗转反侧”“寤寐思服”;说复杂吧,有时候在外人看起来各方面都很相配的一对璧人,就是不能在一起,拆散他们的也许仅仅是两人之间一个小小的误会,外人的几句风言风语……

  那么,外貌在爱情中有多重的分量呢?客观地说,肯定是有一定分量的,不然就不会有“郎才女貌”这类形容了。爱她,首先就得喜欢看她的模样,喜欢听她的声音。可是,为什么“丑女配俊男”也有幸福的爱情呢?绝不是因为那个俊男就不喜欢看美女,而是因为,他从这个不漂亮的女人身上发现了另一种美丽,他认为那个更重要,两相权衡,取其重。

玉茹是那么朴实、善良、自信、开朗,而且性格中还有着纯真的孩子气,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不值得英俊的天明去爱呢?天明娶了她,说明他有慧眼。玉茹说找了这么好的老公是她今生最大的幸福,其实,玉茹何偿不是天明的幸福呢?爱情的幸福是给自己的,而不是秀给别人看的。玉茹和天明,幸福着自己的幸福吧!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