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了六年的爱情歧路

发表于: 2008年11月07日      点击: 587      文章来源: 都市快报

  姐姐让她离开了贫穷的家

  说到自己的家庭,红只用了一个字来形容,“穷”。那是一段她不愿提起的往事。红的家在浙江一个偏远农村里,相当清贫。爸爸妈妈靠务农为生,红在家里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可能就因为如此,从小到大,红得不到父母太多关心。

  “爸爸妈妈下田后,我和姐姐都要帮忙干家务,可弟弟不用干,他可以去上学。”初中毕业后,红就留在了家里。爸爸因为多年的操劳,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已经不能再干重活了,日常开销加上医疗费用,这个家不堪重负。

  后来,红看同村其他女孩,一个个离开了家乡,去外地打工,她非常羡慕。因为她们回来时,不仅穿得光鲜,还用上了手机、MP3。女孩子们也来招呼她,一块去外面打工。红问了妈妈,妈妈扔给她一句话:“你走了,谁来照顾你弟弟和这个家?”

  2001年除夕那晚,在外嫁了人的姐姐回到了这个家。刚过初二,姐姐就要走了,临走时,她提出,要把红带走,因为,她怀孕了,需要一个家里人帮她打理日常生活。妈妈立刻同意了,因为姐姐,红离开了那个贫瘠的家。

  其实,在红眼里,姐姐是这个家惟一的能人,姐姐只比她大三岁,但做事精明、果断、有头脑。姐姐很早就去了城里打工,然后在当地找了个男人结婚,她的事全由自己说了算。红曾听姐姐说过,姐夫家有钱又有房,而且结婚后,姐夫家又出资几十万元,让她开了个理发店。

  刚到姐姐家时,红一下傻眼了。姐姐一家住的是三层楼的新房,屋子里电视机、电冰箱、空调等一应俱全。他们还有一辆车,想上哪都方便。红说,她羡慕姐姐,她知道,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像她那样活。

  姐姐生孩子时

  她成了姐夫的情人

  姐姐家的活并不繁重,理发店离家也很近,只有10分钟路程。理发店以剪发、烫发、染发为主,偶尔,附带些美甲、美容服务。原本,姐姐想让红学点手艺,比如美甲,可师傅说她人笨、手糙,不适合为人服务。于是,姐姐就让她管钱,做杂务。

  几个月后,红开始适应城里的生活,她学会了用微波炉,每天喝鲜奶,逛超市,发短信。红说,她喜欢城里的生活,可不习惯城里人的相处方式,人和人之间有距离。直到此刻,红才第一次提到了姐夫,对这个男人,她一直称呼他为“我姐夫”。

  红说,姐夫很少在家,姐姐告诉她,他忙着做生意。不过,即使姐夫在家,也爱待在房间里,姐姐又告诉她,他在上网呢。渐渐地,红也看明白了:姐姐、姐夫的感情平平淡淡,尤其是姐夫,不怎么疼姐姐,也不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为了生活,姐姐只能默默忍受。

  原本,因为姐姐的缘故,红对姐夫没什么好感。可后来,姐姐住院生孩子去了,家里大部分时间只剩下红和姐夫,两个人接触多了,红觉得,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冷漠。他见识广,又会说些俏皮话,一旦知道了红喜欢吃什么、用什么,就买来送给她。

  忽然有一天,姐夫悄悄告诉红:“我喜欢你。”红的心一下就乱了。她没谈过恋爱,甚至没怎么接触过男人,她觉得自己常挂念姐夫,见了他,又说不出话来,她以为,那就是恋爱的感觉。她终于陷了进去。

  姐姐出院两个月后,因为心怀愧疚的缘故,红一声不响地回了家。那时,她觉得自己挺对不起姐姐,姐姐给了她新生活,她却介入了姐姐的家庭。她不想看见姐姐和姐夫,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

  通过电话,我认识了这个名叫“红”的女孩,她说,自己是一个孤独、寂寞的人。女孩的声音低沉、无力,缺乏朝气。她告诉我,她的生活非常闭塞,她没正经地上过班,也不会什么手艺,一直以来,就在姐姐开的理发店里帮忙、打杂。

  在红的心里,一直藏着个秘密,除了她,没其他人知道。红已经做了姐夫六年的地下情人,他们的关系不为人知,姐姐更是被蒙在鼓里。每一天,姐妹俩就同在一张桌上吃饭,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红知道,她对不起姐姐,但她也无可奈何,她根本离不开那个家。

  六年时间,红迷失的不仅是人生方向,还有她自己。如果从一开始,她就学门手艺,或是找份正经工作,又或者踏踏实实留在农村,她不会像现在这样彷徨无措。她不懂得,最能依靠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过了六年迷失的生活

  但是她无力再从零开始

  家里的生活依旧艰难,爸爸还病着,弟弟眼看又要成家。红本想在老家找份工作,可一看,全是一些辛苦的手工活,每天要起早贪黑,一个月下来,至多到手几百元,红不乐意干。

  正在犹豫、彷徨时,姐姐回家了,她专程来找红:“妹子,跟姐走,帮姐干活,一个月肯定给你1000元。”妈妈当然没意见了,对未来,她已经做了安排:他们老了后,肯定全指望儿子,家里的一砖一瓦,都要留给他。在城市与农村的巨大落差面前,红动摇了,她抗拒不了姐姐的邀请。

  从此,红走上了一条歧路。六年来,她和姐夫偷偷维持着关系,姐夫向她许诺,会待她好,想要什么,只要她开口,他一定会满足。至于红心里的愧疚,日子长了,也慢慢地淡去了,有时,她甚至觉得:“如果姐姐、姐夫感情好,我根本不可能成为第三者。”

  在物质上,红的确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在精神世界里,她一片空虚。开店做生意的本事,她没学到多少,她坦言,对这个,她不感兴趣。虽然也曾考虑过转行,但后来想想:自己一个初中生,没学历,没背景,连电脑也使得不怎么利索,出了理发店,又能做什么呢?日子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红从20岁蹉跎到了26岁。

  其实,这两年来,红心里越来越明白,姐夫绝不可能离婚,再和她结婚。有时,红看他们夫妻俩情意绵绵,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她常问自己:“我究竟算什么?”

  红说,她是时候找个年纪相仿的男孩,谈场恋爱,寻个归宿了。可她没机会结识这样的男孩,她被困在了理发店和姐姐家里。内心深处,她还有些自卑:“我这样的人,会有好男孩喜欢上我吗?”

  最近,姐姐似乎也有些察觉到她和姐夫之间的事,追问了她好几回,她的回避更让姐姐觉得可疑。姐姐开始帮她张罗对象,妈妈也来过几个电话,问她的打算:“快的话,今年年底,她们就会把我嫁了。”红很着急,找姐夫商量,他也没什么主意,他让红顺其自然。

  知晓了姐夫的态度后,红彻底死了心。她和我商量,是不是应该在她们逼她出嫁前,去另外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可她又不确定,该去哪里,该怎么开始新的生活:“如果要找工作,我能找什么样的工作?”

  红静默了很长时间,她依然无法下定决心。对这个女孩来说,那些劝解、安慰和鼓励,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走到眼下这一步,惟一能帮助她的人,只有她自己。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