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这段感情 一文不名

发表于: 2008年11月03日      点击: 586      文章来源: 上海生活周刊

  就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遇到了F

  我19岁那年来上海读大学,至今已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整整十年。我的机遇算是不错,自毕业之后,事业一直处在稳步上升的区间中,待遇升至了五位数。在老家,我是我妈妈的骄傲。我成长在单亲家庭,我是跟母亲相依为命长大的,家庭条件很艰苦,所以从小就发誓要出人头地。在我们村,我是第一个考去大城市读大学的小孩,我记得我走的那天,村里还热闹放起了鞭炮。

  差不多在我毕业工作了一年之后,我妈就旁敲侧击地催我找男朋友。在农村,像我这样的年纪,大多数的女人小孩都可以打酱油了。可是这些年下来,我总让她失望。我并非没有人追,这几年陆陆续续也谈过几场恋爱,成功率很低的原因一是因为我比较能干独立,有些男人跟我在一起老是觉得有压力,还有就是我交往的几个上海男友的父母都很介意我是外地人。就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遇到了F。

  他给了我很多帮助,那范围早已超出了医生对病人

  F是个外科医生。我们的相识,还要从那个下雨天说起。我租的房子在三楼,楼梯很滑,不巧那天我又穿了7cm的高跟鞋,没站稳,就一骨碌地摔了下去。打电话找朋友,送到医院才知道是尾骨骨折。因为不想让我妈担心,住院的事我没告诉她,我的几个好朋友轮番来照顾我。也就是在住院的那些日子里,我渐渐对我的主治医生F产生了好感。他儒雅成熟,是个干净而温和的男人。在我住院期间,他给了我很多帮助,那范围早已超出了医生对病人。也许是人在生病的时候内心最为脆弱,我开始期待他来探望我,开始主动给他发短信。我想,我是爱上他了。

  后来,在我痊愈之后,我鼓起勇气给F打电话,说为了表达我的谢意,想请他吃饭。唯恐这样的提议会很冒昧,我还额外附了一句:如果不介意,可以带着女朋友一起。虽然经常见面,但事实上,我对F完全不了解。看他每天都扑在工作上,很难让人将这样的情形与“已婚”这个词联系在一起。而且,我也从未听他提起过自己的家庭。有的医生办公桌上就会放与家人的合影,但他的办公桌上什么也没有。应该是没有结婚吧?我猜想,可女朋友总是有的。令我兴奋的是,F欣然应允,并且说自己没有女朋友。我当时就觉得,这一定是某种暗示。

  我那原本就不堪一击的坚持终于溃不成军

  F真的没有女朋友,但直到我们有了亲密关系之后,他才告诉我,他可能给不了我要的生活,因为他有老婆,孩子也已经五岁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简直如同晴天霹雳。我都打算带他回去见我妈妈了,而且也早就在电话里跟她说过,要给她惊喜,我在心底里憧憬过很多次嫁给F之后的生活的样子。可是,为什么结果这样让我措手不及?

  在我的潜意识里,非常唾弃第三者的卑劣行径。如果说之前我是被欺瞒着当了小三,那么自从得知真相的那一刻起,我就应该自觉抽身了。我尝试着不接F的电话,不见他。可是,当F在我家门口等了我一整夜,我那原本就不堪一击的坚持终于溃不成军。我将道德抛到了九霄云外,并且找了无数个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理由。F说,他跟他太太早就没有了感情,当时他们是奉子成婚,即使没有我,也迟早要离婚……这些,我都深信不疑。我以为,我跟他的感情才算是真的爱情。

  情场得意,职场失意,我成了无业游民

  因为F还没离婚,所以不可能完全跟我住在一起,基本就是下班过来帮我烧好晚饭,吃完了才回去,偶尔也会以值班为借口住上一夜。这样的日子过了差不多半年,东窗事发。我其实一直都在抱怨他老不跟妻子谈离婚,被她无意中发现,正中我的下怀。闹了差不多一个多月,我终于如愿以偿,他恢复了自由身,代价是几乎所有的财产和房子的产权,孩子的抚养权也归妻子所有。虽然他这么多年来的积蓄不是个小数目,但我总觉得,只要两个人齐心协力,钱一定可以再赚回来。挑了个双休日,我特地带他回去看了我妈妈。当然,对于他离过婚的事,我只字未提。F也很会讨大人欢心,在我妈面前承诺这个承诺那个,她脸上满是心满意足的表情。

  情场得意,职场失意。以前我找不到男朋友,事业的发展倒是一帆风顺,可是现在,当我好不容易得到了爱情,却因为工作上一个很小的疏忽造成了很严重后果而丢掉了饭碗。早晨出门一切还都是好好的,晚上回家,捧着个打包盒,我就成了无业游民。并且,我可以预见的是,前方的路将会走得很坎坷。一来现在的就业形势本来就不乐观,二来我们行业的圈子很小,我之前犯的错误让我的专业性备受质疑,很有可能令我再也没办法在这个领域里混下去。而就在我最需要安慰和鼓励的时候,F居然向我提出了分手。

  后来有一次他索性在电话里说觉得我们并不适合

  患难见真情,如果你的爱人在你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你,足以说明你们的感情一文不名。我工作的这几年存下不少钱,但每个月,除了留下必须的生活费之外,我将所有的收入都寄给我妈保管。我妈并不知道我失业。所以没了收入来源,我甚至窘迫到连房租都付不起。

  F对这一切责无旁贷,他也没有任何怨言地帮我付了钱。离婚之后,F从家里搬了出来,但因为害怕闲言碎语,考虑再三,还是住到了医院的宿舍,只是每天都会在我这里呆到很晚才回去。失业之后,我的心情变得很糟糕,也因此为了很小的事与他有过几次争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来我这里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后来有一次,他索性在电话里说,觉得我们并不适合。我还没找到工作,每天都失魂落魄,忍不住嚎啕大哭,问他怎么忍心让我一无所有?在我的百般追问下,F才吞吞吐吐承认自己又住回了原来的家。考虑到孩子,妻子主动向他敞开大门,表示只要他愿意回去,便会既往不咎。F心里的天平也开始倾向于她。如果说我的年轻和能干是吸引他出轨的最大诱因,那么现在,我对他来说兴许是个负担吧!这让我看起来像个大笑话似的一切,除了令我感到愕然之外,心也冷到了极点。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