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妻子与风流丈夫情爱PK

发表于: 2008年10月08日      点击: 768      文章来源: 都市情感实录

  面对风流成性的丈夫,她凭自己的善良、智慧,以不变应万变,将丈夫从女人堆里拉回到自己的身边。

  一、和花心男友结婚

  凌芝是广州一家大型外资企业的业务秘书,在某高尚小区的58平方米精装小公寓里,一把电蓝吉他和ZIP手提电脑将她塑造成寂寞的单身贵族。

  因为网络,凌芝和于天枫结识了。他比她大两岁,英俊极了。1.78米的身高加一身亮黄的运动装,这位健身中心的教练自信地上下打量着她。嗯,还好,没见光死!她心里想。

  于天枫提议找一家饺子馆,一起吃饺子。饺子端上来了,于天枫盛一碗饺子汤递给凌芝,关切地说:“趁热喝点汤出出汗。这样对身体有好处。”说着他又往她的碟子里加了点醋:“醋能杀病毒,多吃一点不会感冒。”一句话说得凌芝眼睛潮湿了,独身一人在外地,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

  三个月后,于天枫从健身中心的宿舍搬到了凌芝的房子。于天枫做得一手好菜,所以做饭的任务他全包了。他第一次下厨,凌芝在后面环抱住他的腰,说有一个她爱的男人为她做饭,感觉真好。于天枫回头笑:“我平生最大的宏愿是为我所爱的女人做一辈子的饭。”等他从厨房出来,她已将客厅布置好:玫瑰插在花瓶里,桌上燃着两根红烛,缠绵的音乐如水一样流淌。

  这样美滋滋地过了半年。有一天,凌芝在街上碰到于天枫的一位同事,这位好心的同事对她说,于天枫每天中午在一位女同事的宿舍里逗留。凌芝问于天枫是怎么回事,他气愤地说:“这是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她那副丑样我会喜欢?这不是辱没我吗?”看他气成那样,凌芝想可能是别人造谣,就不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他又哄她:“你也不动动脑筋想想,那女人的脸板板的,汗毛那么粗,我从心理上反感这种女人。我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去找她,我有神经病呀?”

  凌芝心服口服

  可没过多久,一位同事拉着凌芝的手说:“我这段时间经常看到你男朋友带着一个女孩子在街上走,搂搂抱抱的,可亲热呢。”凌芝立时觉得天旋地转。

  回到家后,凌芝在于天枫的手机上发现了他和一个女孩子的肉麻的短信,气得失去理智,温婉贤惠的她那一刻变得像个恶妇,把他的手机砸了。于天枫吓得直发抖,但仍忘不了为自己辩解,说是那女孩子缠住他,他没有理她。他说他对凌芝是忠贞的,她这样冤枉他,活着也没有意思,要去撞车,她把他拉住了。但无论于天枫怎样表演她都不会再相信他了。

  几天后,凌芝决定分手,告别晚餐依然在第一次吃饺子的那家饺子馆。仍是靠窗的那张桌,凌芝说:“为友谊干杯!”他端起酒,眯着眼睛笑了。那样子还那么漂亮,仍是最初打动她的笑容。她心又一疼,泪珠大滴地落到杯里。“我也很痛苦。”他眼中也一片泪光晶莹。他突然紧握住她的手:“嫁给我好吗?”她凄然一笑:“我们可是来吃最后的晚餐的。”

  “可你不觉得很痛苦吗?这几天我细细地想想,我的生活中从此没有了你会怎样,一想就觉得冷彻骨髓。这时候我才知道我是那么爱你!我们为什么还要彼此折磨呢?”是的,他爱我,我们为什么还要彼此折磨呢?也许结婚了,他就不会那么花心了,自己已年近三十,结婚的机会也不是天天都有了。于天枫这人很好,就是很花心,也许结婚了,他就不会那么风流了。她这样想。

  第二天,凌芝和于天枫各自从单位开了结婚介绍信;第三天,他们去民政局登记了。

  二、贼心不死的他竟然惹上了性病

  结婚后,凌芝对于天枫体贴入微,于天枫也对她关怀备至,呵护有加。不久,他们的女儿出生了,看到可爱的女儿,凌芝感到了极大的满足,甚至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正当凌芝沉浸于幸福之中,准备甜甜蜜蜜地与于天枫白头偕老时,于天枫的一些反常举动引起了她的注意。以前每天他都准时下班回到家做好饭菜,现在他总是很晚回到家,她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要她自己做点吃的,不要管他;而且他很晚回到家后,他就直接躲进书房一个晚上不出来。他总是等她睡了,才躺在她身边。凌芝想到他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同自己肌肤相亲了。前段时间,她刚刚生下女儿,他便迫不及待地想与她亲热,现在她可以给他了,他又躲躲闪闪,经常对自己的暗示视而不见。这是为什么?他在外面是不是又有了女人?

  夜幕又一次降临了,于天枫照样是很晚才回到家,一进门,他就和衣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她帮丈夫脱下衣服,随手翻了翻上衣的口袋,突然从里面掉下来一个小纸条。她捡起来一看,竟然发现,于天枫几天前到医院治疗过性病。她的心一紧,立即明白丈夫拒绝与她同房的原因了。

  第二天,于天枫醒过来,凌芝拿出病例卡,情绪激动地质问他:“你跟我说真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平时和顺的妻子突然严肃了,于天枫害怕起来,在凌芝的再三追问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

  原来,自从凌芝怀孕后,就拒绝了跟于天枫同房,性情难抑的他风流毛病又犯了……

  丈夫又一次捉弄了她。凌芝这才觉得和他在一起生活简直是一种耻辱,她愤怒地向他提出了离婚。

  于天枫表现得异常冷静,他说:“阿芝,我对不起你,不配做你的丈夫,也不配做孩子的父亲,女儿还是由你来带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我想要一份忠贞的爱情,你能给我吗?”凌芝几乎是在喊了。

  于天枫痛苦地摇了摇头,显得孤独而力不从心。凌芝正要拉着他去办离婚手续时,于天枫发自肺腑的一句话却让她改变了主意:“阿芝,假如离婚后,我还能去看你和孩子吗?”她没来由地全身心震颤了一下。于天枫是爱她的,没错,他是爱她的,如果他是一个不负责和没有爱心的男人,他就不会在得知自己患了性病时远远地躲着她,至少,他还有良心。而且孩子还那么小,怎么能够让女儿失去父爱呢?

  凌芝转身扑进于天枫的怀里,哽咽着:“天枫,婚我不离了,只要你面对自己的错误,还相信我们的爱,我们一定会渡过难关的。”

  于天枫一把抱住她,泪一滴一滴落在她的头发上、她的脸上。

  三、把丈夫的风流劣根掐断

  经过这次恳谈。凌芝决定压抑住自己屈辱的情绪,用耐心、爱心和智慧来扭转这个危机。

  第二天,凌芝向公司请了假,坦然地陪丈夫去了一家大医院。医生再次确定了于天枫是患了性病,并给凌芝做检查,说他们虽然这段时间没有过性生活,但通过毛巾等物品也会传染上。检查结果她只有轻度的妇科炎症。

  一位了解事情真相的朋友曾劝凌芝离开于天枫,她却流着泪对朋友说:“于天枫是那种花心的男人,可他并非无可救药,他心里毕竟还藏着一份爱呀。”朋友们不解,难道花心的男人也懂得爱?

  凌芝每天守在于天枫身旁,不敢离开半步。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于天枫的病情逐渐好转,可“骚扰”的电话很多,曾经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断地给他打电话。

  又一个女人给于天枫打电话过来:“是于天枫先生吗?”“不,我是他太太!”凌芝持手机的手多少有些发抖。“哦,是于太太呀!于先生在吗?好久没和他联系了,挺想他的。”女人娇滴滴的,根本就无视她的存在。“是吗,那得谢谢你了,不过我想告诉你,于先生不幸得了淋病,你有勇气来见他吗?”凌芝已恢复了常态,声调有些不卑不亢。对方显然有些沉不住气:“于先生怎么会得那种病呢?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凌芝知道跟这种女人没有什么情面可讲,于是她故意客气地说:“小姐,要不,你就来看看他吧!”

  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女人来“看望”于天枫,她们就这样轻易地相信了凌芝的话。

  凌芝趁机找来一些关于性病和艾滋病的报道,其中有一个男人讲了他得了性病,治好后又去嫖娼被查出来患了艾滋病。于天枫听得瞪大了眼睛,极度恐慌。夜里他噩梦连连,梦见自己得了艾滋病,所有的朋友都不理睬他……他在一身汗水中惊醒,不停地喊:“我再也不敢去玩女人了,我再也不风流了……”在凌芝的安慰中,他才平静下来。

  那一段日子,于天枫心情烦乱,精神恍惚。看到丈夫如此忧郁苦闷,凌芝理解地安慰他说:“你会好起来的,我会永远不离开你的。”见妻子这么理解自己,于天枫的心里才稍觉好受。

  一天,一个女人来到家里找于天枫,声称自己怀了于天枫的孩子。于天枫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没有作声。很显然,于天枫同这个女人的关系不太正常,否则他会断然否定的。女人很聪明:“于天枫,你说过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今后我就靠你了。”说完,还假惺惺地挤出一滴眼泪来。

  凌芝却发现那个女人在演戏,因为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在说谎。

  凌芝没有赶这个女人走,而是说:“如果真的是于天枫的孩子,到时我一定要他负这个责任。不过——”她话锋一转,目光直逼这个女人:“你一个人说了不算,到时孩子生下来,咱们还得去做个亲子鉴定。”

  这个女人没有想到凌芝会来这一手,她气虚地说:“鉴定就鉴定,谁怕谁呀。”就气呼呼地走了。

  从此,这个女人没有再来找过他们。

  于天枫性病好了后,复查那天,医生对他说,多亏有个好妻子,否则绝不可能好这么快。于天枫拼命点头表示赞同。

  如今的凌芝开心地生活着。她再也不用担心丈夫会花心了。她说,下回请他去风流,他也不敢了。

  是的,只要你肯面对现实。任何局面都是可以转危为安的。从破裂边缘挽救回来的婚姻当然不可能和过去完全一样,因为,它会变得更好、更牢固,这就是你得到的报偿。

七嘴八舌:

#1 一枝橘花08-10-10 11:41:55说道:
好累哦,和这样的男人一起。总会有累的一天。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