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粉碎了心中的爱情

发表于: 2009年01月22日      点击: 636      文章来源: 都市情感

  日常生活中,夫妻间肯定会有摩擦,也会有审美疲劳,关键是要想办法解决。

  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可是在她时尚的装扮下,却是一颗破碎的心。她给自己起的名字叫“看破红尘”,说到爱情,她眉梢眼底,完全没有那种充满幸福感的光亮,而全是一片落寞和灰暗。

  她说婚姻的不幸,已经开始影响女儿的身心。女儿会说,很惧怕未来的婚姻生活,很怀疑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好男人。她说为了女儿,会努力维持一个表面完整的家,可是在这样的家庭中,如何让女儿身心健康成长,她感到无奈而吃力。

  也曾美好的时光

  我和他是读初中时认识的,只不过那时小,没涉及男女之情。后来,年岁渐长,他对我同学说,第一眼看到我,他就喜欢我。他说我是他一直以来喜欢的那种类型。

  后来我们便开始恋爱,他比我大三岁,是那种言语不多但为人诚恳的男人。他从来不会花言巧语讨我欢心,也不浪漫,但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只要他承诺的事一般都会去做,所以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踏实的男人。我父母对他也很满意,在我21岁那年,我们顺利地结婚了。

  那是一段幸福得让人不敢回忆的时光,他不擅言辞,但每句话都能带给我心灵的震撼,他的关心和体贴让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结婚半年后,我怀孕了。这时,他的工厂不景气,他说有个朋友开工厂,让他去帮忙,我当然同意。我一直觉得支持丈夫的事业是妻子的本分。他去了朋友的工厂,开始还好一些,能准时下班回家。可是后来回来得越来越晚,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工厂忙,要常常加班。我总是很相信他,还怕他太辛苦累坏了身体,只叮嘱他要保重身体。

  女儿出生后,我的事情也多了起来,但对丈夫仍然是关心呵护。当时虽然他常常夜归,但从来没试过不回家过夜。所以当朋友们劝我小心丈夫有外遇时,我还不屑一顾。丈夫不但不爱说话,也不爱收拾自己,衣服穿得领子都洗破了也不舍得扔。每次我给他买新衣服,他都会责怪我乱花钱。有时我都不得不提醒他要穿整齐一些,但他还是一样不收拾自己。我想这样一个笨口笨舌,衣着随便又对家庭很有责任心的男人,怎么会有外遇呢。

  年轻时,总觉得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会背叛,自己爱着的那个人也会是一个例外。就算全天下的婚姻都不幸福,至少还有我的婚姻是幸福的。

  他在朋友的工厂做了几年之后,生意越来越不景气。看着他一天到晚加班加点也没有什么起色,我心里也很难过。所以当他提出想自己出来做生意时,我马上表示全力支持。于是我们筹了点钱,他开始自己出来做。

  不敢相信的事实

  自从他自己出来开厂之后,我们的生活便开始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无论多晚,他总会回家,可现在他开始夜不归宿。问他到哪里去了,他说要去看机器。开始一周有一两天不回来,接着不回来的时候越来越多。有时我问得急了,他就说我们资金不足,不能买新机器,他要到很远的地方选旧机器。等他回来,问他买到旧机器没有,他说看中了,但下次还要去试机什么的。我从来没想过别的,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还总是心疼他东奔西跑太辛苦。

  那年女儿大约五六岁的样子,新年刚过的一天早晨,女儿缠着他要出去玩,他说不行,他约了人谈生意,我只好在他出门后一个人带着女儿去公园。想不到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一辆摩托车迎面而过。车过去了,我才发觉不对头,那开车的男人分明是我的丈夫,可为什么车头有一个小朋友,后面还有个女人拦腰搂着他。我愣在街头,呆了,傻了,完全不相信这一幕是真的,只觉得天地转眼间变了颜色。晚上,我问他去了哪里?生意谈得如何?他很平静地回答我,说生意还要等等什么的。此时此刻我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欺骗我,一直背着我去和一个女人“谈生意”。我问他摩托车上的女人是谁,他说是过去同事的老婆,因为同事没时间,他帮忙送一送。我说新年之后的大清早,自己的女儿不管,去送别人的老婆,说得过去吗?他说信不信由你。

  我不可能再相信他的话,便悄悄去邮局打了他的电话单。我发现每天他都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电话打给同一个人,再查下去,我找到了那个女人的住处。邻居告诉我,那个女人的丈夫在外面做生意,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而我丈夫的确是常常在这里过夜的。那一刻我的心痛不可支,没有哪个女人会甘愿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我找到那个女人,她年龄和我差不多,样子一点也不出色。她和我丈夫曾经是一间工厂里的同事,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从那时起就搭上了。她说和我丈夫只是好朋友,并答应我不会再来往。我对她说大家都是女人,希望她不要让一个好好的家庭四分五裂。她当时还很大方地说:“如果你老公再不回家,你打电话给我,我帮你劝他。”

  然而,丈夫却没有感觉到自己做错了,更没有一点点悔改之心。在此之后,他继续和这个女人纠缠。我哭也哭过,闹也闹过,气头上也说过要离婚,心平气和时也希望他告诉我他想如何生活,可是丈夫一声不吭,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回应,但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对我也越来越冷淡,最后发展到就算回家也不吃我做的饭。只要我在客厅,他就把自己关进小房子,如果我在自己房间看电视,他就在客厅看电视。看着自己曾经心爱的人对自己熟视无睹的样子,我真是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世间还有真爱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害怕夜晚,害怕一个人孤独地面对黑夜。为了逃避那些无法成眠的夜晚,也为了报复丈夫的不忠,我有一段时间变得很消极。我会和朋友去跳舞,跳到三更半夜才回家,也会去宵夜,喝酒。有时他回来早了,看到我喝得大醉而归,他也一声不吭。既不劝我,也不说什么,冷冷的脸色让我无法面对。

  出去玩得多了,才发现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男人靠得住。那些白天家庭幸福的男人,晚上出去还不是带着另外的女人。也有男人对我表示好感,可是我始终是一个有夫之妇,始终无法放下自己的家庭和道德底线。我放纵自己只是为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因为那些个喝得大醉回家的夜晚,才能睡一个好觉,让漫漫长夜容易过去。

  女儿一天天长大,开始了解我的心事和痛楚。女儿会给爸爸打电话,会写一张又一张纸条希望爸爸回家。可是没有用,这一切都挽不回那个人离去的心。女儿开始变得沉默,变得乖巧而懂事。那段日子,每当我照顾她吃完晚饭准备出门时,我都发现她的目光中含满了忧郁。一天,我喝了酒回家,醉眼蒙目龙中,突然发现女儿满眼都是泪水,默默地蹲在一旁不敢作声。那一刻我的心猛地痛起来,女儿那么小,那么弱,她需要父母的呵护和关心,可是现在我们给她的,却是担惊受怕和伤害。那一刻我下决心,不再像过去那样过日子。我开始把心思放在家和女儿身上,尽心尽力地照顾她,尽量说一些宽慰她的话,让她把生活看得光明一些。女儿很懂事,很努力地读书。因为她,我对生活也还残存着一丝丝的希望,也因为她,我的日子才得以一天天过下去。

  丈夫,我还有丈夫吗?后来,丈夫外面的那个女人离了婚,丈夫竟说是因为我去找她闹,才令她离婚。可是我去找她时她丈夫并不在家,而且我们也没有吵闹,她离婚与我何干。可是丈夫却把这一切推在我头上,以显示他的清白。现在他自己“合理”地分配了时间,隔一天回家一次,隔一天去那个女人那里一次。回家那天他总在九点之后才回来,回来也不和我说话。有时煮了汤,我特地留给他,他也不喝。如果这一天他要去那个女人那里,不到六点他就会关机,根本找不到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们母女,仅仅是为了维持他的“责任”和“义务”呢,还是他也需要有一个正常的家。

  从发现他的外遇至今,整整十年了,我也快迈入四十岁的人生。一个女人有几个十年,可我这十年是怎么过的,心头滴着血,情感在破裂。爱情幻灭,希望不再,我不知道对未来还能有什么渴望。

  婚姻对我的伤害真的很大,我恐惧婚姻。也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离婚,因为我不忍心让女儿面对一个破碎的家庭,我宁愿做戏一样维持着这个家的表面完整。而我也相信,就算离了婚,就算再结婚,又如何呢,天底下的男人,有哪一个是会对妻子忠诚不二的。既然如此,何苦再寻寻觅觅。

  可是,我又怎能甘心,那些个长夜寂寞的时光,那些个青春流逝的岁月。心已麻木,爱也不在,我连劝说的话也不想再说了。我只想好好把女儿养大成人,希望她努力读书,健康成长。而我,我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问她:“你会选择离婚吗?”她说不,坚决不会。说这话时,她眼里的痛变成了恨。这一刻我的心很痛,我知道,因为有爱,才会有恨。如果真的不爱,云淡风轻,便不会再有恨。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曾经深爱的枕边人变成世间最恨的怨侣。

  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

  同一个人,是没法给你相同的痛苦的。当他重复地伤害你,那个伤口已经习惯了,感觉已经麻木了,无论再给他伤害多少次,也远远不如第一次受的伤那么痛了。

七嘴八舌:

#1 飘零的叶子09-01-23 23:09:04说道:
我理解您的伤痛,因为我见证了另外一个跟您一样经历的女人的十年,那位是我母亲.我体会您的家庭给您女儿所带来的伤害,因为我的成长就像您的女儿.其实我对我母亲很多是同情,我也曾经告诉过自己,绝对不嫁给像我父亲那样的人.我对男人没有多大信心,我对爱情没有把握,但我还是希望我能找到我的幸福.对我的父亲,一直都有一种恨,因为我也曾经整夜地哭过,不知道流了多少的眼泪了.可是现在再也不想哭了.不想为那种无情的人而哭泣.现在父亲回到母亲身边了,因为父亲没钱了,他明白了我母亲才是最爱他的,他明白了自己的子女才是后代才是依靠.母亲还是爱着父亲的.可是我始终无法原谅那个曾经伤害我们这么深的男人,我的父亲.希望你们幸福!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