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难嫁 情场上屡败屡战

发表于: 2008年12月01日      点击: 654      文章来源: 羊城晚报

  顺德女子春兰,十几年来在情场上屡败屡战,40多岁的老姑娘了,走到那里都有无形的压力和无数的白眼,被人视之“箩底橙”。她纳闷:自己有房有车(两轮),有固定工作,三餐无忧,为何就总是嫁不出去呢?

  春兰是“60后”,出身于鱼米之乡小镇的小康人家。虽貌不出众,但也小巧玲珑,温良文静。上有四兄姐的呵护,小妹妹从小缺乏主见。参加工作第3年时,她爱上同事阿俊,阿俊健朗高大,朴实稳重,两人真心相爱。当春兰带阿俊回家见双亲时,却遭全家反对,都嫌阿俊是“老兄(北方人)”,没有本地户口,还比春兰少两岁。当年改革开放初期的珠三角地区,当地人比较传统,排斥歧视外地人。春兰敌不过全家的“好心规劝”,惟忍痛割舍了这段刻骨铭心的初恋。

  初恋受挫,春兰一蹶不振。曾经沧海难为水,父母亲朋热心为她拉线,她却很抵触,或拒之门外,或应付了之。情路坎坷,青春易逝,当她走出初恋的阴影,重新渴望寻找伴侣的时候,岁月已是不饶人了。

  环顾四周,同龄男人大多已为人夫了,犹犹豫豫、挑挑拣拣,春兰相睇的男士不下10个,但高不成,低不就,她总没找到合心意的。眨眼间,春兰就30岁出头了,惟将标准一降再降,打算找个再婚的,就算离婚有孩子的都无所谓了,但到要“签证”时,她还是临阵退缩了,因为父母兄姐常忠告她:做人后妈很艰难。

  春兰35岁时,与单身的外地工大学生阿寿时淡时热地相处了4年多,最后,渐到了依依不舍地步。阿寿与她同龄,也是公司白领,收入虽低于春兰,但文质彬彬,多才多艺。这回,父母再也不敢嘲笑外地人了,恨不得漏夜把她嫁出去。

  但阿寿在这段情中,却一直比较自卑被动,不太积极,春兰惟主动发起进攻,眼看“本地媳妇外地郎”就要拉埋天窗了,想不到又节外生枝,原来,查出阿寿患上了慢性肾病,需住院和长期休养调理,这种富贵病,又吓怕了春兰一家人了,他们都苦口婆心劝春兰快快退出,否则手尾很长,春兰很是犹豫不决,她舍不得多年的情感投资,但又怕一辈子要背着一个药煲。阿寿不想拖累春兰,他很快就远赴外省工作去了。春兰再次陷入孤独痛苦。

  春兰感情屡屡受创,伤痕累累,她烦躁地说:“让我削发为尼啦。”老母亲一气之下,与她分住分食,冇眼睇。家有嫁不出去的女儿,是父母的心头大患。

  终于,有位离婚男人出现了,他比春兰大几岁,离婚后带着一位读高中的儿子。春兰知道自己已经没什么本钱拣人了,打算凑合过算啦。但细打听之下,发现男人没什么固定职业,游手好闲,靠吃农村分红和一间房子收租过日子。还喜欢赌钱呢。哎,嫁这样的二手男人没有安全感。春兰想来想去,觉得不划算,罢罢罢。

  饥不择食,有三姑六婆热心牵线,春兰近日又去相亲了。初次见面,彼此印象不错,亲朋都说机不可失,劝春兰快搞掂,抓紧时间生个宝宝。这次,春兰的苦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了。可是,接触不久,春兰又发现情况不妙了:男方工作不稳定,收入偏低;多年前一次严重的车祸,他左脚留下轻微瘸拐。春兰马上又转喜为忧,来个感情的急刹车。

  眼下,步入不惑之年的春兰,择佳偶的机会越来越少。山重水复疑无路,何时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