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不用内疚

发表于: 2008年11月27日      点击: 824      文章来源: 羊城晚报

  我想告诉远在大洋彼岸的汤:你在他乡还好吗?你为之痛苦了5年的代价,就是冥冥中有一种召唤,我再也走不出你的视线里!保重,我的初恋情人!

  认识汤是在1987年的初夏。

  那时候,我从暨大毕业还不到一年,既单纯又天真。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了比我早毕业的汤,不久,我们双双堕入情网,爱得如火如荼,刻骨铭心,这是我们的初恋。聚时情浓似火,离时牵肠挂肚。

  汤总是很忙,有好几次的约会都迟到了,问其因,他还说我不懂世界复杂、生存的艰辛,有一次,在电影院门口,他远远地看到一个熟人,马上松开了彼此牵着的手……

  以一个文科大学生敏感而又多情的心,我弄不清自己在汤心中的地位,甚至怀疑他究竟有没有爱过我。我多次向其暗示,但粗心的汤竟没有察觉。终于,半年后的一天夜里,实在无法忍受汤的淡漠和神秘,我提出了分手。

  汤大吃一惊,怎么也不同意,说一直都很爱我,他之所以很忙,全都是为了我,在兼职赚钱,但又害怕给别人知道……天啊,这话他怎么一直都不说。我们在广州流花公园里抱头痛哭,那眼泪哗啦啦直流,怎么也吻不干。

  我坚持分开,分开对大家有好处,汤擦干眼泪,说只要我觉得好,他不会为难我,他送我到家,那眼光,那泪花我一直都忘不了。

  也许是缘分,不久,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他以一位兄长的关怀,任我哭、任我笑、剖开了彼此的心怀,使我无时无刻不沐浴在一片浪漫温馨的温情下。受不了他的狂追滥炸,他以大方文雅、呵护体贴赢得了我的心,一年后,我们结了婚。

  婚后我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洋洋洒洒、不羁地活着。其间,接过汤打来过一两次电话,一般礼节性问候,我没放在心上,估计汤也和我一样活得潇洒。

  但在我与汤分手两年后,他寄来了一张圣诞卡及一封信,在信里,他告诉我,那两年他是多么多么的怀念我们相处的时光啊,多少次多少次一直忍住没给我拨电话,每次看着我的相片,都犹如我站在他面前……他甚至不愿意相信我已婚的事实。看后,我为之感动,也很内疚:当初为何不多给汤一次机会呢。

  此后连续5年,我都会收到汤的圣诞卡或生日礼物,我仿佛看到我俩当年抱头痛哭的情景,看到汤那无助的眼睛。

  1992年某日,跟汤聊天时,始知他竟一直未找女朋友,我顿起怜悯之心,要给他介绍女朋友,汤不拂我的好意而勉强答应,但直觉告诉我,恐怕不会成功。果然如此。汤说,他脑海中总有我的影子,拿我做样板来衡量旁边的女孩,他怎样也接受不了。我更觉内疚。

  汤反过来劝解我:“一切会慢慢变好的,再过几年我也一样会结婚,你不必再内疚、自责,爱与被爱都出于自愿,没有人让你承担责任,我现在已不会像两年前那样,在你办公楼外面悄悄地等你下班,茫茫然地看着你出来,又茫茫然地看着你走。”

  听罢,我眼前一片模糊,泪水忍不住掉下来,是啊,爱一个人就意味着使对方获得幸福和快乐,被爱也不用承担责任。现在,我的每一点成功里也许都含有汤的祈祷,我的每一分快乐里都渗透着汤的祝福。被爱,用不着内疚的。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