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发表于: 2004年04月05日      点击: 844      文章来源:
  这就是你所需要的学校真的让孩子们准备好应付真实的世界了吗?   “努力学习,得到好成绩,你就能找到高薪并且伴有很多其他好处的职位。”我父母过去常这么对我说。他们的生活目标就是供我和姐姐上大学,觉得这样我们就有了在生活中获得成功的最好机会。 1976年,当我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会计专业以全班第~的成绩光荣地获得学位证书时,我的父母实现了他们的目标,并把这作为他们一生中最引以为自豪的成就。根据“大师计划”,我很快便被“八大”会计公司中的一家雇佣,于是我在很早就觉察到了我今后漫长的职业生涯直至退休将是一条不会有太多变化的平稳道路。   我丈夫迈克尔也走着同样的路。我们都来自努力工作的家庭,有着朴素的生活方式和极强的职业道德观。迈克尔也是以优异的成绩从名牌大学毕业的,他还先后深造过两次:一次是作为工程师,另一次是在法律学校。这之后,他便很快被华盛顿一所著名的法律公司聘用,专攻专利法。和我一样,他的未来看起来非常光明,事业的道路也已被很好的确定了,而且还有充分的退休保障。   虽然我们在事业上很成功,应该说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了父母们当初提出的希望,但生活却并不像他们当初为我们所描绘的那么一劳永逸。由于新经济时代的种种原因,我们都曾先后换了几次工作,这使得当初看起来如此诱人的职业养老金计划几乎成了泡影,我们的退休金只能靠自己挣了。   迈克尔和我婚姻美满并有三个好孩子。当我写这些话时候,其中两个正在大学,另一个也已开始念高中。我们花了许多钱希望使我们的孩子得到尽可能好的教育。   1996年的一天,最小的孩子带着破灭的幻想从学校归来,他说他已经厌倦了,不想再去学习。“为什么我要花时间去学那些我真实生活中一辈子也用不到的东西呢?”他抗议道。   我毫不思索地答道:“因为如果你学得不好就进不了大学。”   “可我并不想去上大学呢,”他说“我只想发财。”“如果你不能从大学毕业,就得不到好工作,”我带着一丝惊慌和母亲的关爱说,“如果你得不到好的工作,又怎么发财呢?”   儿子笑了,带着一点厌烦之情慢慢地摇了摇头。我们以前已经进行过多次类似的谈话了,每次都会归结到这个结论上。他低下头转转眼睛,显然,我那母亲式的智慧之词又一次在装聋的耳朵面前失败了。   儿子虽然很聪明并且有着强烈的自我意愿,但他仍不失为一个有礼貌、尊敬人的年轻人。   “妈妈,”他又开口了,这次轮到我听演讲了,“跟上时代吧!   你看看周围,那些最富有的人并不是因为受了良好的教育才致富的,看看迈克尔。乔丹和麦当娜吧,再看看比尔。盖茨,他退出了哈佛,建立了微软,他现在是全美最富的人,而他才30多岁。即使被贴上了“标新立异”的标签,他还是拥有每年花费400万美元的棒球场。“   我们都沉默了很久,我想该是轮到我把父母曾给我的忠告传授给儿子的时候了,但我却没有意识到世界已经变了,那忠告或许也需要变一变了。   当我的努力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后,我发现我已经无法再用当初父母说服我的话去说服儿子了,因为时代的确是变了,现实的许多例子告诉我们:得到好的教育和好的成绩不再能确保成功了。而孩子们似乎比我们先意识到了这一点。   “妈,”儿子还在继续他的演讲,“我不想将来像你和爸那样辛苦地工作。你们是挣了很多钱,使我们住在一所有很多玩具的大房子里,但同时你们每个月也要付大量的账单。如果听从你们的建议,我将来就会像你们一样,加倍努力地工作只是为了付更多的税和欠更多的债务。现在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稳定的工作了,人生潮起潮落、变化莫测。相信你也知道大学毕业生在今天已经比你们毕业时挣的钱少多了。再看看医生,他们今天挣的也已经远不如从前了。我知道我不能再寄希望于社会保障或公司的退休金了,我要寻求新的出路。”沉默了片刻,我想他是对的,他的确需要新的答案,我也是、我父母的忠告也许对1945年出生的人来说是有用的,但对出生于当今这个迅速变化的时代的人来说则可能已经派不上用场了。我不能再只是简单地对孩子们重复:“去上学,争取拿好成绩,然后找到安全、稳定的工作,它会供养你一辈子。”我知道我必须找到一条新路并指引给孩子们。   作为一个母亲和会计师,我很关注孩子们在学校里所缺乏的经济知识。今天许多年轻人在进高中前就有了信用卡,但却从未上过关于钱或如何投资的课程,更不用说理解那些复杂而有趣的信用卡业务了。若不具备足够的财务智商,不了解金钱运转的规律,他们就没有准备好进人等着他们的现实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里会花钱将比会省钱更受到重视。   当我最大的儿子在大学一年级就毫无办法地陷入信用卡债务危机时,我帮他处理了那些信用卡,但不久他又遇上了同样的麻烦。这件事促使我一直想去寻找一种能帮助我在经济事务上教育孩子,启发他们的财务智商的方法。   去年的一天,我丈夫从办公室给我打来电话:“我这儿有个人,我想你该同他见见面。他名叫罗伯特·T·清崎,他是个商人和投资家,而且他正准备在我这儿申请一项新的教育产品的专利,我想这产品正是你要找的东西。”   由于我的丈夫迈克尔对“现金流”这种由罗伯特·T·清崎开发出的新教育产品印象深刻,于是他安排了我们去参加其产品原型的一个测试。因为这是一场教育游戏,我也问了19岁的女儿是否愿意一块儿去,她是本地大学的大一学生,她同意了。   大约有15人,分成三组,参加了这个游戏。   迈克尔是对的,这正是我在寻找的东西。它看上去就像一个“强手”或者“大富翁”一类的游戏,中间画着一只打扮入时的大老鼠。但它并不像那些游戏那样简单,游戏板上有两条路:一条在内部,一条在外部。游戏的目标是走出内部的路——罗伯特把它称作“老鼠赛跑”,进人到外面的路上,或叫“快车道”,并最终以投资获得的收益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正如罗伯特所设计的,快车道就如同“强手”或“大富翁”一类的游戏那样充分地显示了富人在生活中是怎么干的,然而当大多数的玩者在生活中还没有真正成为富人以前,这些游戏除了增加人们不切实际的财富梦想和纯粹的娱乐以外,似乎并不能对人们的经济生活有任何帮助和指导。然而当罗伯特接着向我们解释“老鼠赛跑”的含义时,我立刻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如果你看看一般受过教育的、努力工作的人的生活,就会看到一条十分相似的道路。孩子出生了,然后去上学,自豪的父母十分兴奋,因为他们的孩子成绩十分出色,而且进了名牌大学。之后这孩子毕业了,也许继续深造,然后像编好的程序一样做下面的事:找个安全、稳定的工作,也许是个医生或律师,或参了军或进了政府部门。他开始挣钱了,信用卡开始蜂拥而至,而且开始购物,如果以前他还没有这样做过的话。”   “手里有了钱,这孩子去了其他年轻人喜欢去的地方。在那儿他开始结交女友,他们约会,不久结婚。现在生活一片大好,因为现代的社会里丈夫和妻子都工作,两份收人真是天堂。他们觉得获得了成功,前途光明,于是决定买房、买车、度假并且生孩子。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需要大量的钱。那对幸福的夫妇认定他们的职业是最重要的,并且开始更加努力地工作,寻求升迁和加薪。加薪实现了,而另一个孩子的出生使他们需要一个更大的房子,他们不得不更努力地工作。他们成为了模范雇员,甚至于可以说有为公司献身的精神。他们又进了学校接受更多的培训以便让他们能赚更多的钱,也许他们干了两份工作。他们的收入上升了,但同时对他们的收入征的税和对他们新房子征的财产税也上升了,他们的社会保障税和其他税也上升了。他们得到了大额的工资单但迷惑于钱都到哪儿去了。他们买了些基金,而且用信用卡买了些杂货。孩子们长大了,为供他们上大学和为他们自己退休需要准备的钱也越来越多。   这对快乐夫妇,在35岁后陷入了‘老鼠赛跑’的陷饼。他们不停地为公司老板工作,通过缴税为政府工作,通过付住房贷款和信用卡贷款为银行工作,但等待他们的只是越来越多的债务和催款单,于是他们再加倍努力工作,再更多地获取债务,陷于财务紧张的怪圈不能自拔。   接着,他们建议他们的孩子努力学习,取得好成绩,找个安全的工作或职业。而对于钱,除了从那些想利用他们,从他们的天真中获得好处的人那儿学到点东西外,他们什么也没学。他们终生努力工作,然而随后这个过程又将在他们的下一代中重复了,这就叫‘老鼠赛跑’“。   跳出“老鼠赛跑”的唯一方法是证明你在会计、投资上是在行的,要知道在这两个困难的领域成为高手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令作为一名注册会计师并一度在“八大”会计公司里工作过的我非常惊讶的是,罗伯特的游戏竟能使得这两门课的学习变得如此有趣和令人兴奋。游戏中我们努力地想跳出“老鼠赛跑”,这个过程是被设计得如此之好,以至于我们很快就忘记了我们是在学习。   玩具测试是在一个有趣的下午进行的。我的女儿也参加了,我们谈论着以前我们从未谈论过的事。作为一名会计师,玩一个有收支平衡表和资产负债表的游戏是很容易的,所以我有时间去帮我女儿和我们组的其他人,他们看起来并没有这方面的概念。   那天我是第一个跳出“老鼠赛跑”的人,也是谁一实现了“最终梦想”,完成了整个游戏的人。我在50分钟内走了出来,虽然整个游戏测试进行了三个小时之久。在我的桌上有个银行家,一个生意人,还有个编程员以及我的女儿。使我吃惊的是这些人对会计和投资知道得竟是如此之少,而这些知识在生活中又是如此重要。我不知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是如何管理他们的财务的,我19岁的女儿不懂这些我可以理解,但那些是成年人,至少也有她年龄的两倍。   在我走出了“老鼠赛跑”之后的两个小时里我看着女儿和其他受过高等教育的成人继续掷骰子移动他们的标记。虽然我为他们学到那么多知识感到高兴,但我还是震惊于那些成年人连会计和投资方面的基本知识都不曾具备,他们对收支平衡表和资产负债表间的因果关系知之甚少,当他们买卖资产时,总是难以记住每笔交易都会对他们的每月现金流量产生影响。由此我想,在现实世界中不知有多少人只是因为他们从本学习过这些知识而正在个人财务的泥沼中苦苦挣扎?   “感谢上帝他们只是在玩,并且只是被想赢得游戏的愿望所困扰。”我自言自语道。在罗伯特结束这个测试后,他给我们一些时间来讨论和评价“现金流”这个游戏。与我同桌的那位商人并不高兴,他不喜欢这游戏。“我完全木需要知道这些,”他大声说,“我雇了会计、银行经理和律师,他们会告诉我这些事。”   对此罗伯特回答:“你看到有许多并不富有的会计师以及银行经理、律师、股票经纪人、房地产经纪人了吗?他们懂很多,而且是最聪明的人,但他们大部分都不富有。正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具备这些知识,我们才想要从这些专业人员那里寻求建议。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在高速公路上开车,陷于交通阻塞,挣扎着要去上班,而你向右边看时,发现你的会计师同样陷在交通阻塞中,向左边看又看见了你的银行经理,这时你会怎么想呢?他们自身难保,又怎能帮你?”   电脑编程员也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他说:“我可以买软件来替我管理这些东西。”银行经理却被打动了:“我以前在学校里学过这些,但我从不知道应该如此把它运用于我的现实生活中。   现在我知道了,我要使自己的生活也走出‘老鼠赛跑’。   我的女儿说这游戏深深地打动了她。“我学得很愉快,这似乎使我提前经历了一次人生,我学了很多关于钱的运动规律和投资的知识。现在我知道我该如何去选择一个我想去从事的职业而不是因为某个职业安全或有利可图便去选择它。我想我需要不断地玩这个游戏,并把它介绍给我的朋友们,如果我们学会了这游戏所教的,我们将自由去做和学我们真正内心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去学另外一些东西仅仅因为它是一些特定的工作所需要的技巧。如果我学会这些,我就不必再去担心工作安定和社会保障,而这也是我大部分同学所关心的。”   由于大部分人因为游戏而十分兴奋,我没能在游戏结束后等到和罗伯特谈话,但我们同意以后见面进一步讨论他的项目。我知道他想用这个游戏帮助别人懂得更多的经济知识,而我也急于想知道他的计划。   一星期过后,我丈夫和我为罗伯特和他妻了准备了一个晚餐聚会。虽然这是我们首次聚会,我们却感觉像是已经认识了许多年。   我们发现我们有许多共同点。我们无所不谈,从运动到烹调到社会经济问题。我们谈到这个变化着的世界,我们还花了许多时间议论很多的美国人只有很少或几乎没有为退休攒下钱,以及几乎破产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体系。我的孩子们将来会被要求对750万人的退休金付一份钱吗?我们不知道人们是否认识到依靠一个养老金计划度过余生是多么的危险。   罗伯特主要关心的是在有产者和无产者之间日益加深的鸿沟。作为一个自学、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他周游世界并广泛投资,罗伯特在47岁时就自发退休了。他退休是由于他也有我对我孩子们的那种关心,当然他所关注的是更多的孩子。他知道世界在变,但教育却并未随之改变。就罗伯特来看,孩子们正花费几年的时光在一个过时的教育体系中学一些他们永远用不着的东西,并准备依靠这些东西去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世界。   “今天,你所能给孩子的最危险的建议就是:去学校,好好念书,然后找个安全的工作。这是旧的建议而且是坏的建议,如果你能看见在亚洲、欧洲、南美洲发生的事,你就会像我一样担忧。”   他确信这是个坏建议,“因为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得到一个经济上安全的未来,他们就不能按旧的游戏规则办事,那和过于激进同样危险。”我问他什么是“旧规则”。   “像我这样的人在经济生活中有一套与你们完全不同的游戏规则,我来问你,当一家公司宣布缩编时会如何?”   “会解雇人,家庭会受伤害,失业会增加。”   “对。但对公司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对一个公开上市的股份公司?”我想了想说:“当宣布缩编时上市公司股价通常会上升,市场喜欢这样的消息,因为当公司减人时成本就下降了,这意味着公司通过自动化提高了平均劳动生产率。”   “对,”他说:“而当股价上升时,像我这样的人,即股东,就更富了。这就是我说的一套不同的规则。雇员损失了,但所有者和投资者却获利了。”罗伯特不仅描述了雇员和雇主的区别,也说明了掌握自己的命运和把它让给别人掌握的区别。   “这对许多人来说恐怕难以理解,”我说,“他们只是认为那不公平。”“这就是为什么对孩子说:”去得到好的教育‘是不够的。“他说,”假定学校体系的教育能使你的孩子准备好了应付真实的生活,这种假定是愚蠢的。我并不是说美国现有的教育体系是完全不好的,但至少它是远远不够的,在今天的世界,每个孩子都需要得到更多的教育,不同的教育,他们需要知道真实生活中的游戏规则,各种不同的规则。富人有他的那套规则,而富人的规则对于绝大多数穷人和中产阶级来说还是个秘密。其他占人口95%的人则有他们的规则,而这些人是从学校学到这些规则的。这就是今天为什么简单地对孩子说:“努力学习,找好工作’是危险的。孩子今天需要更复杂的教育,而现在的教育体系并不足以供应这些。我并不关心他们在教室里安了多少台电脑或学校已经花了多少钱,但教育体系怎么能够教授连它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呢?”   “那么父母应该怎样教孩子会计?这些连父母自己都觉得枯燥乏味的东西,孩子们不会烦吗?而且当你自己就是一个风险的回避者时又怎么去教孩子投资呢?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教,而是要让孩子们玩这游戏,让他们自己去体会,和他们一起学习和讨论,我断定这是最好的教育方法”。罗伯特说。   “那你怎么教孩子关于钱和其他我们谈论的有关的事呢?”我问罗伯特。“我们怎样才能使这种教育对父母而言简单化,尤其是对那些自己也不懂这些的父母?”   “我写了一本这个题目的书。”他笑了笑,有些腼腆地说。   “在哪儿?”   “我的电脑里,它已经断断续续在那儿几年了。我不时地写上点儿,但我还没有把它们合成一体,我是在我的另一本书成为畅销书后开始写它的,但新的这本还未完成,只是片断。”   它的确只是片断,但在我后来读了几个分散的部分后,我断定这本书有金子般的价值也需要被人们所知悉,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因此我们同意共同作为罗伯特的书的作者。我问罗伯特他希望教给孩子们多少经济知识,他说这要取决于孩子。小时候,他想富有而且他知道自己很幸运,有位父亲式的有钱人愿意教他。   教育是成功的基础,罗伯特说,正如学校里教的某些技能非常重要一样,经济技能和交流技能也十分重要,甚至可以说更为重要。   后面就是罗伯特的两个父亲,富爸爸和穷爸爸,向他解释而他也运用了一生的技能,两个父亲从观念到结果的对立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对照。本书是由我协助编辑和组合的,对于任何读本书的会计人员,我建议你扔开你在学校里读的书,打开心智面对罗伯特提供的理论。虽然许多理论挑战了某些早已为一般人所接受的甚至作为原则的会计基础,但它们提供了一种关于真正的投资者是如何分析并进行投资决策的新观点。   当我们作为父母建议我们的孩子“去学校,好好学习,找好工作”时,我们常常只是出于文化的习惯而那么做,因为人们总认为这些事是对的。但当我遇到罗伯特时,他的思想震动了我。   被两个父亲培养大,他被告知要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目标奋斗。他受过教育的父亲建议他为企业而工作,他的富有的父亲则建议他拥有自己的企业。两种道路都需要教育,但教育的科目却完全不同。他受过教育的父亲鼓励他成为聪明人,而他富有的父亲则鼓励他雇佣聪明人。两个父亲引来了许多问题。罗伯特真正的父亲,也就是那个“穷爸爸”是夏威夷州教育系统的总督学,在罗伯特16岁时,发自他真正父亲的那种“如果成绩不好就得不到好工作”的威胁对他而言几乎已经失效了。他已经认定他的事业之路是拥有企业而不是为企业工作。实际上,若不是因为一个聪明而且坚持的高中指导老师,他可能连大学都不会去上。他承认这点。他急于开始建立自己的资产,但最终同意大学教育对他也是有益的。的确,本书中的思想对今天的大多数父母来说,也许太难以理解也太激进,甚至有些父母正苦于无力让他们的孩子在学校中呆足够的时间。但是想想我们这个充满变化的时代,作为父母的我们应该对新的、大胆的思想开放。鼓励孩子们成为雇员就是建议你的孩子在他的一生中缴纳超过他们应付的份额的税,只得到很少而不确定的养老金。税作为一个人最大的支出也是毫无疑问的,实际上,大多数家庭从1月到5月中旬的工作都是为政府于的。因此我们需要告诉孩子们新的思想,而本书提供的正是这种全新的思维方式。   罗伯特声称富人在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教育着他们的孩子,他们在家里教孩子,在饭桌上。你也许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和你的孩子讨论想法,但多谢你看到了那些方式而不是一味否定,而我也要建议你继续探索。以我看来,作为一个妈妈和注册会计师,仅仅学习好然后找个好工作的想法是陈旧的。我们需要新思想和不同的教育。也许告诉孩子们努力作个好雇员同时努力去拥有他们自己投资的企业会是一个更好的主意。   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本书能对其他的父母有所帮助。罗伯特想告诉人们的是,任何人都能干得很棒——如果他选择那么干的话。如果今天你是一个花匠或看门人甚至失业,你仍有自我教育和教你所爱的人关心他们自身经济状况的能力。要记住,经济头脑是在解决我们经济问题的过程中锻炼出来的。   今天我们面临着经济全球化和新技术的变革,它如同人类从前曾经面临过的一样巨大,甚至更大。没人有可以预测未来的水晶球,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超越我们当前生活的变化就在前面。谁知道未来什么样?但无论发生什么,我们至少有两个基本选择:玩得安全,或通过周密准备、获得教育并且唤醒你和你孩子们的经济潜能而玩得高明。   如果你和我有过或有着同样的烦恼,那么这就是你所需要的。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