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色你能接受多少

发表于: 2008年09月25日      点击: 446      文章来源: 职业女性

  性骚扰第一反应是喊打。可性骚扰是如此的面目模糊:甲感到不适的骚扰言语,乙可能不以为然;在A场合下不适宜的骚扰行为,在B场合下却能欣然接受,甚至增进彼此关系。反之,如果对所有带点“味”,调点“色”的言行都疾言厉色地对待,不但旁人会觉得小题大作,自己也可能会失去良好的工作环境。正如有人说的,办公室内,适度的性骚扰是可以容忍、接受的,事实上,这种现象在许多写字间也是长期和谐地存在着的。对此,我们可以不赞成,但可以倾听。

  案例1

  可以承受之“亲”

  洁莹是策划总监,我的上司。她三十出头,已嫁为人妇。我从内地到深圳的这家广告公司才三个月,她似乎对我颇为青睐,不仅提前让我结束了试用期,还对我委以重任,参与一些大型项目。她看我的眼神,总是透着温和与亲切。

  一天夜深,我仍在加班,洁莹走近,眼中满是关切:“小黄,怎么还在加班?”我这才转头看看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我伸了个懒腰:“唉,一大早就要去开发商那儿报到,必须得加班做出来。”

  洁莹“哦”了一声,旋即体贴地说:“工作要紧,但也别累坏身体啊。这样的帅哥累坏了我可舍不得。”我笑了,拍拍胸脯:“年轻,扛得住。”她也莞尔一笑:“来,我看看完成得怎么样了?”说着就凑到我电脑前,低头看屏幕上已经打出一大半的文案。她一只手捏着鼠标,一只手很自然地就搭在了我椅背上,像把我半揽在怀里,脸毫无忌讳地几乎贴上了我的鼻翼,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顿时钻入我鼻子里。

  诱惑难当,我艰难地往旁边挪了一下身子,想离她远点,可鬼使神差,却又轻轻扭头去看她。她穿的是一件低胸的上衣,此时领口大张,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粉色的蕾丝胸衣下是高耸的胸部。就在这一刻,我的欲望一下被剥开,贲张的血液奔腾着,心浑然乱颤,乱成一团……要知道,这样的诱惑对一个曾经领略过女人的好,而现在又孑然一身的男人来说,是几乎无法过得了的坎!

  洁莹突然转头看我,眼中闪着灼灼的光:“怎么,害羞啦,现在的年轻人还没我开放啊。”我的脸红到后脑勺上,诺诺应道:“没呢,没害羞。”其实,被一个美丽而有风韵的女人喜欢,这种感觉挺好。如果这也算她对我的一种骚扰,那么这种没有试图突破男女关系底线的骚扰,也算是生命中可以承受之“亲”,我可以甚至乐于接受。

  案例2

  打工就是轻度的卖身

  邵经理打电话把我喊到他办公室,说我转正的手续还有几个细节要处理。在开放办公区,他已经有多次的“小动作”,去他的独立办公室,我不禁开始心惊肉跳,可是,想到找工作的艰难,我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这一次,他的手不再停留在我的手上,而是顺着胳膊摸上去,嘴里喃喃着“和我女儿真像……”,我浑身冰凉,眼看着他就要“更进一步”,口袋里的手机救命一般突然响起来,我急忙接起来,装作没事地接电话,然后抱歉地对他说:“邵经理,我们部门经理要我办好手续赶紧去开会。”他满脸不满,但还是把我放了出来。

  后来,我进入了总裁办,在总裁办公室的旁边有了自己独立的格子间,我感到意气风发。

  可是,很快我就知道了自己这么顺利的原因。一次加班之后,总裁竟然亲自送我回去,我不敢拒绝。坐在他的大奔宽阔的后座,他甚至不管司机就在车里,就把手伸到我的腿上……他说喜欢我,说我的气质正是他喜欢的……我紧张得一动不敢动,透过后视镜,我看到司机仿佛司空见惯,专注开车面无表情。

  平时,我坐在座位上,他偶尔路过我的座位,常常把手放在我肩膀捏一捏,有时候,还会在我脸上摸一下。这些时候,我心跳如鼓,怕得不敢出声,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尴尬地傻笑。直到有一天,陪总裁参加我参与设计的一个客户产品的发布会,在回来的车上,他突然说:“我真希望有一个你这样的情人。”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他却仿佛不知道自己刚说了怎样刺激我的一句话,轻松地换了话题,开始谈刚刚结束的发布会。而我,这一次终于真的在考虑辞职离开了。

  我以为我已经适应了职场的“潜规则”,已经习惯了面对手里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的“大人物”的侵犯保持沉默。我知道,我出卖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才能和勤奋,我知道打工就是轻度的卖身,可是,错的不是我,为什么当我默默承受了这一切的时候,他们,总是想要更多更多?

  案例3

  无人骚扰也是一种郁闷

  在走廊里碰见小廖,高高帅帅的他见了我,点头浅笑,“叶姐……”我心跳不已,但他也仅仅打了个招呼而已。刚关上洗手间的门,就听见他和张倩说话的声音,“美女今天好靓啊,特别是这件低胸裙子,尽显好身材。看来我晚上又该做美梦了……” “滚啊你,敢吃老姐豆腐,去死……”嬉笑一番,张倩就进来了。见了我,她笑嘻嘻地说,“妈的,这小子老骚扰我,要不是看在他是帅哥的面子上,我早就不甩他了。”

  我怔了怔,转头去望镜中的自己。里面是一个有点姿色的女子,脸上永远是淡淡的笑,看起来蛮顺眼的啊!我问张倩,“妖精,你说,怎么没人骚扰我啊!难道我就那么难看!”我突然有点自卑了,尤其在美女如云的电视台里,我以为自己真的没有吸引男性的魅力,不然,快三十了,还单身呢!

  “没人骚扰你还不好!瞧你,还一脸郁闷相。换作是我,欢喜还来不及呢!”她嬉笑了我一番,我屡次声明这是严肃的提问,她才正经起来,想了想说,“你是新闻女主播,好像是正统的象征,所以一般男人是不敢和你开玩笑的。”

  我突然羡慕起张倩来。虽然她经常遭到办公室男同事的性骚扰,比如被迫接黄色短信,经常被人有意无意地吃豆腐,但同时也说明,她在男人眼里有吸引力。而我,所有人都对我是正襟危坐,同事关系总感觉是淡淡的,一点都不融洽。张倩常抱怨说男人骚扰她,我知道,女人讨厌性骚扰。但此时的郁闷让我明白:原来,没人骚扰,也是一种郁闷!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