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1万到50万女人的幸福生活

发表于: 2009年04月20日      点击: 690      文章来源: 职场伊人

  在今天,女人的薪酬高低直接会影响到她的生活方式,但其生活质量却未必完全被左右。曾经令人艳羡的“万元户”已成了低收入阶层的代名词,她却可能生活得简单而快乐;年薪10万的人兴致勃勃地向“中产阶级”迈进,她生活得优雅却有压力;而年薪50万的女人有了“俯视”名牌的感觉,她生活最需要的可能已不是金钱了。

  就像电影《游龙戏凤》中说的那样:“幸福是一个水晶球,从天空中掉落下来掉到地上,摔得粉碎,碎片到处都是,人们都会捡到一片幸福的碎片,有人捡到的多,有人捡到的少,但是没有人,全部捡到……”。

  幸福是可以看到的

  李倩 平面设计 27岁 年薪1-2万

  李倩的工作需要8:30到单位,路上还要换趟车。最近她正打算买辆电动自行车,因为听同事讲降价了,以后还能接送孩子。每个月1600 元的工资,因为是广告公司常有点小福利,发点洗衣粉、牙膏之类的,还都是不错的牌子。经常的有些新产品也可以从公司以成本价买出来,时不时还帮要好的同学买上一份,所以李倩会经常和同学联系,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同学还送给她一个手机,虽然机型有点旧,但李倩每天上班都带着。

  李倩的儿子才3岁,可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份工作不容易,至少不能随意丢掉,就把孩子放在了郊区的妈妈家。周末的时候,李倩就把孩子接回去。孩子上幼儿园时,第一天是孩子他奶奶送他去的,孩子死活不愿意进幼儿园大门,抱着奶奶大腿哭:“奶奶你也不要我了啊?”可怜的孩子,以为爸妈送他去郊区让李倩她妈看一阵就是不要他了,所以他用了个“也”字,以为这次奶奶也不要他了。

  上班时穿的衣服是公司统一发的,所以她不太经常买衣服,但喜欢逛,曙光里、麦购、淘宝,百十元的衣服,搭配的好也有味道。每到换季的时候,看准了报纸上登出的特卖广告,李倩也会直奔伊势丹、海信。李倩皮肤不错,化妆品以前很少用,可听别人说,女人过了25岁,就需要保养了,于是就选了玉兰油,夏天就用资生堂的防晒霜。至于头发,李倩和同事合买了一张会员卡,500元,每次去烫头发都是七折。

  周末时一家三口总要安排点小节目,儿子喜欢吃肯德基,所以每次出去就去有肯德基的地方,给孩子要个儿童套餐。看着儿子在乐园里奔跑时,李倩觉得生活还是蛮幸福的。

  这是一种人情味很浓的生活,身体健康,衣食无忧,同事融洽,家庭和睦,一切按部就班。她有时很享受,并从中获得幸福感,偶尔也郁闷,憧憬大城市和另一种生活方式,想改变,但害怕本事不够。

  爱名牌比爱自己多一些

  vivian 外企销售主管 36岁 年薪10万

  见vivian时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天生的销售人才,外形利落有亲和力,说话条理清晰让人从心里信服。难怪工作十几年,vivian还始终感觉游刃有余。不过也有像打仗一般忙碌的时候。因为忙碌,同事之间有距离,平时除了工作上的合作以外联系不多。穿着一身颇为可体的墨绿色裙装,除了拍照以外对我的要求都回答的干脆利落。而对自己的收入,她认为还算满意。

  因为工作没有规律,经常加班,她午餐和晚餐经常在外面吃,有时间有心情的时候也与朋友到档次讲究一点的馆子吃饭,事实上她乐于去开发新开张的饭馆。与收入获得的满足相衬,vivian大部分时间不得不更处于工作状态。她是靠专业吃饭的,是食脑一族,竞争对手不但是同事,而且是全国的同行。如果有必要,她随时要充电要学习,但她也常感到身体透支。

  vivian毫不掩饰自己对名牌的喜爱。在同一收入水平的人群中,她的消费观念也算超前了。90年代初,还是学生的她已经有机会每年去一次深圳了,免税商店是每次的保留节目,1991年就敢花500元买只皮包。到了1995年工作,出差到上海,看中了一件1600元的大衣,可钱不够,竟然叫家里立马汇了2000元,这在单位引起了轰动。

  vivian逛商店不算多,一个月一次,可看中了就买。高档商场常去,衣服喜欢买职业装。另一嗜好是买化妆品,现在选定的是雅诗兰黛,“我是快40岁的女人了,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去香港旅游时,发现那边的化妆品便宜,“购物瘾”上来,又买了一万多元。平时晚上常和客户吃饭,吃完饭还会去泡吧。

  “我不喜欢钱仅仅是存折上的数字,而喜欢通过消费来表现。”vivian说。2002年,因为春节前一次出门两个小时打不上车, vivian决定买车,5月就买了,是当时最受女性欢迎的polo,买回来第二天,她就跟老公开车去郊游,今年春节一家三口又自驾车去青岛, “一家三口一起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感觉真好。”

  享受工作胜于享受生活

  陈瑶 自营公司 34岁 年薪 50万以上

  她的工作重心在于决策和管理,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数时候要百分百地漠视自己的性别,而以纯生意人的身份与外界打交道。星期一,提着笔记本电脑走进办公室的她,一边安排工作,一边告诉我说,周六刚出差回来,明天又要去广州。公司业务的专业性很强,销售基本上都是她自己在跑,可算是一个标准的“空中飞人”。上下班的概念于她形同虚设。

  她已跨入中国社会的富人阶层,房子和车子在身份和品位上的象征意义多过了实用价值。旅游实际上被商务旅行所代替,频繁程度和地域之广非常人可比拟。 

  她没有太多余暇来执著于消费的细节,除非是个人非常偏爱的某些癖好,她的社交圈子与商务活动紧密结合,生意上的朋友的消费观念在很大程度上能影响到她。

  达到这一阶层的人,收入属于商业秘密,自然轻易不肯“透露”。身穿一件紫色套头毛衣的她,几乎是素面朝天。“我不太喜欢彩妆,除非正式场合,很少用。”名牌几乎成了她最有效率、最经济学的选择:很少在本地购物,因为去香港和国外的机会很多,化妆品则只用sisley或la prairie这类贵妇级的,一个面霜就要几千元。

  晚间的休闲活动,陈瑶除了必要的应酬,她更喜欢宅在家里看电视。她会买原版的美国电影和80年代的港片。偶尔也会去打打网球,喜欢旅游,丹麦、澳洲、日本、泰国等都去过,办公桌上常放本《欧洲旅行手册》。

  因为工作对私人时间的侵占,所以在消费上她愿意给予家人和朋友大方的补偿;与消费品的售价相比,她更在乎服务的质量,因她是尊贵的信用卡一族。她从事健身运动的成本比市价高出很多,但高级会所能让她感觉到隐私的尊重和与众不同。 

七嘴八舌: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登录 or 注册
关于本站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 - 意见建议 - 广告服务
Email:service@milktea.net
CopyRight ©2003-2008 MilkTea.net.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05020618号